Noir

我希望下一對我萌的cp不是冷cp

許久未見特區組之
帶你走進王嘉龍作了什麼夢
字有點醜將就將就吧hhh

【泰南】追隨者(1)

•(偽)站哥泰x明星俊
•我沒當過站子前線或者管理所以設定就請當個設定吧詳細請不要在意kk

1

喉嚨有些乾,四周圍的燈光異常晃眼,慣性地伸手想要推墨鏡,卻想起自己今天跟粉絲約好了不帶墨鏡。空氣中的人生沸騰,聽過不多不少遍這樣的叫喊聲,他每一次都由衷地感到一種複雜的情緒,說是感概、感激和感動的混合體也許是最好的解釋。

「RM!」

「RM!」

真是整齊吶,堪比軍隊的叫聲。空間明顯是變窄了的,不是那個幾萬人的舞台,小小的空間裡面擠滿了人,每個人都瘋狂的,瘋狂中帶的那一份狂熱,他不討厭,他也瘋狂。帶著憤怒的音結束他的rap,底下的人們仍意猶未盡的,但仍然瞬間在下一秒那個煙酒嗓開口的時候,準確又...

【泰南】只看著我吧


•南俊單向性轉注意慎入

•金泰亨x金南順

•請自動腦補阿米之家的背景

•請自動把金泰亨和V當作兩個人

-

「泰亨啊,你姐呢?還沒起來麼?」樓上傳來父母的詢問,金泰亨應了聲,就放下了正在吃的早餐。沒好氣地探頭進房間。房門又沒有鎖好,一眼看去全部都是某個男子團體的周邊和海報,床上全部都是某些橙色、棕色、還有最近新加入的藍色玩意。

哎呀好礙眼。

金泰亨實在很想在腦袋和眼睛上面裝一個屏蔽器,把這些東西統統屏蔽掉。

房間乍看起來還是一個正常的少女的房間。但是當金泰亨看見地上掉落的幾張照片,還有幾個慘遭被主人推擠到地板上面睡的玩偶,他就默默心疼。對,心疼玩偶,自己的假想敵之一。

他姐可能...

【All南俊】透明人間 (上)


•all南俊得很不明顯,但是大家都喜愛南俊的

•設定的科學性請不要在意

00

張開眼睛,卻沒有光明。

金南俊今日異常早的醒了過來,他揉了揉眼睛,視野有些模糊不清。不想吵醒熟睡的室友,他輕手輕腳地拿開搭在自己身上的手,摸索著自己的手機。剛才他覺得自己做了一個夢,內容是什麼呢?不是很記得了。努力想起來吧,是什麼呢?

金南俊常常做夢。其實所有人都經常做夢,但金南俊記得夢的內容的次數更多罷了。若是夜半驚醒的話,他總是要急忙拿點什麼記下自己的夢境。有時候翻回去看一些散亂的句子,自己仍舊能夠在腦海中架構出夢中的場景,所以他喜歡寫下來,就算亂七八糟的,記得什麼,就寫什麼。這是屬於他的書。

找到了...

【碩南】論撒嬌與威嚴

*標題沒寫錯

金碩珍總是很少覺得自己真的是一個大哥。

雖然他的團員一致地diss他左看右看都是一個大叔和一個幼稚鬼的合體,他也想假裝成忙內。但是他必須聲明,他還是想當個大哥。然而閔玧其沒有給他足夠的面子,田柾國更加是天天上天不亦樂乎,金南俊被他的弟弟當成崇拜的對象。他什麼時候才能夠發揮屬於大哥的威嚴呢?金碩珍想了半晌。

嗯,怎麼好像沒有啊。

金碩珍自己在沉默中凌亂一陣之後決定放棄思考這個無解的問題。他吧唧吧唧地就拿起了今天的夜宵,在飯桌上面看著熱騰騰的食物,香氣就能令他瞬間回到最充滿活力的狀態。伴隨腳步聲,金碩珍瞬間就認得出這是誰,繼續吸溜著吃他的豪華夜宵,「南俊啊,你回來啦?」

「...

【阿松】苦(一)

*無CP
*長男中心
*大慨並不是歡樂向

「苦」

今日的松野家瀰漫著硝煙,夜幕降臨,家中卻是空無一人。

一、

時間到退回數小時前。

松野小松自問,身為松野家的長男,他是不是應該為五個弟弟的懶散負上什麼責任,甚或應該幫助他們走出現在尼特的困境。然而明顯的他並不適合想這些鬼玩意,馬迷的歡呼衝擊著他的耳朵,他瞬間就全心全意投入進這場激烈的賽事,好像鬼叫之後就可以讓他嘗試不思考幾天前松野家的「深入的討論」。

街上的人紛紛擾擾,他遊手好閒地在外面兜了幾圈,原本想去好好賺一把但是去到了發現沒帶錢包的鬱悶仍然未有散去。更重要的是數天前那些思考與話語還是不斷地在他的耳邊響起,就好像水面不斷被攪動一樣蔓...

這是遲了多少個月的生賀呢(不)其實只是黑的不行的黑歷史。。。迫不及待等待第二季的來臨!以及剛才突然發現rella太太畫了齊神現在正在超絕爆炸中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重溫齊神走起~(´▽`ʃ♡ƪ)"

[齊災/鳥齊] 虛擬的現實、是永遠無法觸碰的距離(中)

*網戀設定                                                  ...

【迷糊餐廳/佐相】咸

*超短。

「咸」

「八千代,我餓了。」店長的聲音老遠就傳來,八千代馬上就拋下了正在說話的佐藤,興奮地小跑過去。噗嗤一聲熟悉的笑聲,後面轉化成不可收拾的哈哈哈,還是那麼的惹人厭煩啊。佐藤以胃痛的表情盯著旁邊笑到手抖的相馬,企圖以眼神讓他閉嘴。

「砂糖桑,你覺不覺得自己輸給了…芭菲?啊哈哈哈。」

「……」他舉起了鍋鏟,上面冒著滋滋的油煙。相馬見到立刻舉起雙手投降,「砂糖桑,那會死人的哦,冷靜,冷靜!」

「……那你就閉嘴吧。」

「是、是!」相馬臉上仍然是笑嘻嘻的,佐藤切了一聲,低頭繼續做菜的時候,卻是完全沒有留意到相馬的笑容漸漸消失。

啊呀呀,還是老樣子那麼容易生氣呢。相馬不經意地看著...

【文豪野犬/太亂】甜

*超短。

「甜」

江戶川亂步攤在的偵探社的沙發上面,把報紙掩著臉,似乎是睡著了。

偵探社裡面可謂是人去樓空,全部人都各自有各自的事務要做,太宰治一推開門看見的就是如此般的場景。某個偵探的披肩蓋在了腳上面,領結被扯松了一絲,帽子掉在了地上,眼鏡隨手放在了旁邊的桌子,定睛一看還有亂七八糟半開封吃了一半的零食之類的。

本來想閉眼旋轉三百六十度高呼殉情的美妙順帶打個招呼的太宰治默默地把聲音憋了回去。

他小心翼翼地把報紙揭起來,一隻手順手就抓起菓子塞進嘴巴,瞇起眼睛略有興趣地看了看那期報紙有什麼好看的。

旁邊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音,江戶川亂步半睜了他的眼睛。

「是太宰啊……」慵懶的講著的他下一...

© Noir | Powered by LOFTER